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新社会

 
 
 

日志

 
 
关于我

我是赵荒唐,冀州保定府人,久居北京。七零后,捌零前,文艺活动爱掺和者,常年经营一枚摇滚乐队名曰“耳光”。性别男、爱好女、喜交友、好独居,静若处女,动若处男,胸怀万丈报国志,身无一分零花钱。自由精神推崇者,爱上层建筑,其实更爱物质基础,爱伟大文艺,其实更爱小道消息,各种门事件的忠实观众。 耳光乐队: http://www.douban.com/artist/slap/

网易考拉推荐

艺术男儿当自强——壹张唱片的诞生(1)  

2010-02-08 06:13:05|  分类: 水浒摇滚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耳光要出专辑了,这是耳光乐队成立近12年来的首张专辑。因为这张专辑从开始筹划到现在都是我们自己出资,所以无论录音、缩混、制作以及马上要进行的压盘和包装等等必要工序我们一直得精打细算,一分钱恨不得摔八瓣儿那么花,但再怎么节省,质量这玩意儿真还不容凑合,所以还是投入了不少银子。一是没钱、经费紧张,二是这么多年来我跟中国摇滚乐评界素无往来,所以既请不起也没那么铁的关系或者那么大的面子能让哪个乐评大中小腕儿来写写俺们的评论或推广文章,但毕竟也是发自己的专辑,也希望朋友们在正式见到这张专辑前能了解一下这个专辑的一些大概情况,没办法,只好恬着脸自己写自己了。好在我自己也爱写个词儿造个句五的。

       耳光的首张专辑,我们从2008年山东巡演回京后开始筹划,当时乐队是七个人的阵容,包括除我以外的吉他手飞仔、贝斯手张鹤、鼓手聂兵、古琴以及UKULELE、木吉他张咏、萨克斯手天晓和口琴手木头,木头现在叫武麟。这个阵容的成立缘于2008年的迷笛音乐节,当时耳光入选迷笛音乐节民谣舞台的演出,我因为想找一些认识多年的朋友进行一次试验性的合作参加这次演出,所以就找来了以上阵容的这哥儿几个。但等我们也排练好了能演出的歌儿了,2008年的迷笛音乐节也终于因为奥运会的原因被取消了,但也很庆幸的是通过一段时间的排练我们发现乐队合作得很愉快,就想踏踏实实做一些好音乐好作品出来,这个阵容就这样一直走了下来。

       开始的时候我们是通过从前的一些作品进行磨合的,几乎所有歌都在原有基础上做了或大或小不同程度的改编,之后我们又创作了几首新的作品,这样从2008年的4月份开始到7月左右,我们就有了十几首相对成熟的作品了。当时我们排练得比较用心,大家因为也都是朋友所以心也比较齐,一周大概至少排练两次,所以在配合上彼此也很快就达成了默契。7月份我们计划做一次小型巡演,第一站选择去山东的四个城市演一圈看看,也是想考较一下我们的作品在不同人文环境下给听众的感受。巡演前我们打算录一些音乐一路上推广,但因为时间的关系就录了《让牛逼的》和《一切尽在不言中》两个歌,然后就开始了2008年夏季的山东四城巡演。在山东的演出是难忘的,尤其济南、青岛的朋友给了我们很高的热情,在山东也认识了很多朴实又肝胆的新朋友,都给我们留下了美好的印象。也正是这些朋友对我们作品的肯定让我们也坚定了信心,巡演回京以后,我们就立即投入了专辑的筹备工作。

       2008年底,经过大概两个多月的工作,专辑的前期录音工作基本完成,选录了耳光乐队十年来的十首作品,包括:《艺术男儿当自强》、《别小瞧这些角色》、《是这样的》、《一切尽在不言中》、《夜深沉》、《适者生存》、《相忘于江湖》、《让牛逼的》、《那时候我们还年轻》以及《鸿鹄志》。前期录音的资金是乐队自己投入的,若完成后期缩混以及发行还需要一笔不小的资金,乐队当时的积蓄已经全用在录音上了已然是山穷水尽,大家在北京做音乐,生活也都比较拮据,而且也都是成年人了除了玩音乐还得养家糊口,一个个的经济压力也都比较大,所以大家商议最好还是能找一个合作或者投资的单位谈一谈完成下边的工作。当时录音完成之后正赶上过年,2009年春节回来后我就拿着基本录完的雏形demo开始了跟各唱片公司、文化团队、经纪个人比较频繁地接触,以求能找到合作完成这张唱片的机会。但实话实说在进行这个工作环节中我遭遇的挫折比较大困难也比较多,一是可能耳光的作品并非时下潮流的音乐,耳光本身也没什么知名度,所以很多公司不感冒;二是目前音像市场大环境都不是很好,因为网络下载和盗版的原因,很多唱片公司纷纷倒闭或者濒临倒闭,好多存在着的公司也都不敢靠唱片挣钱都在苟延残喘,耳光又是这样名不见经传的乐队、作品又比较另类非主流吧,所以没有公司敢冒险这样的音乐能有多大市场;再者可能就是我个人的原因吧,别看平时耍贫嘴可以,但我还真的不太会结交人也不太爱混圈子,这些应酬上的往来我一般比较笨,那些有头有脸儿的人物我更是不敢高攀,跟人谈合作我也不能承诺人家什么,我真不能保证出这唱片稳赚不赔,咱也不能为求达到个人目的就骗人家投资啊,所以这样的事可能我这样的人做起来就比较困难。在这个过程中,有些公司婉言谢绝了我,有些干脆压根儿就没给我面谈的机会,还有一些公司说合作可以但钱你得自己掏,我说我自己有钱掏的话还跟你合作干嘛呢我难道吃饱了撑的?当然也有一些公司答应合作了但后来不知怎么就没了音讯……就这样一直蛋着蛋了大半年都没找到合作伙伴,并且运作专辑下面工作的经费也不多了,面对着都快发霉长毛儿的录音素材,我曾经几度都想放弃不做了。

        2009年秋天,在我处处碰壁的窘境下,一些朋友给了我一些建议,让我还是决定把这件事做完……

                                       (困了 下来有时间接着写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296)|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