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新社会

 
 
 

日志

 
 
关于我

我是赵荒唐,冀州保定府人,久居北京。七零后,捌零前,文艺活动爱掺和者,常年经营一枚摇滚乐队名曰“耳光”。性别男、爱好女、喜交友、好独居,静若处女,动若处男,胸怀万丈报国志,身无一分零花钱。自由精神推崇者,爱上层建筑,其实更爱物质基础,爱伟大文艺,其实更爱小道消息,各种门事件的忠实观众。 耳光乐队: http://www.douban.com/artist/slap/

网易考拉推荐

底限  

2010-08-25 19:40:27|  分类: 红楼荒唐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店小二:客官,咱家这酒可好,先给您筛三碗?
武松:这酒好有力气,店家,再来三碗!
店小二:对不起客官,您没看见咱家店门上挂的幌子么?——“三碗不过岗”。
武松:此话怎讲?!
店小二:这酒名叫“透瓶香”,又名“出门倒”,常人喝上三碗,只觉香甜,看似没事,其实已经醉了;况且最近这景阳岗上来了一只白额吊睛大虫,已经伤了好几条好汉的姓名,官府明文规定,夜晚时分不得过岗,就算白天,也要游客们组团儿才能过去。我看客官也是条好汉,不要因一时贪杯而枉送了性命!……我这是为您好。
武松:呸!你这腌臜泼才!啰哩叭嗦休要鸹噪!这岗俺早时也走了十几遍,从不曾听说有过什么大虫,如今你这厮拿出什么大虫来吓你武二爷!莫非怕俺短了你的银子?!
店小二:客官!这不是银子不银子的问题,这是原则问题啊!往日这酒您随便喝,但今日真的不行啊!虽然俺这是小本生意,但也不能挣那黑心钱,为了挣钱让别人送命的事儿咱不干,这是俺卖酒的底限!
武松:这二十两银子,再筛三碗酒来如何?!
店小二:这……
武松:再加二十两给你这厮,再筛三碗酒来如何?!
店小二:……客官咱好商量,其实也不是银子的问题啦,嘿嘿嘿嘿……客官好酒量!俺再给您筛它十八碗!不够俺再给您接着筛!

2.
小贩:大哥来啦?看咱这衣服多好看,随便挑随便选,保证质量又好价格还便宜穿上还好看!
顾客:你这衣服都还是老样子……
小贩:这么多衣服就没您看上眼儿的吗?
顾客:唉?你媳妇身上这件衣服多少钱?
小贩:……对不起,这件不卖。
顾客:为什么不卖?不就是一件衣服吗?
小贩:不是衣服的问题,这是原则问题,这儿的衣服你随便选,但我媳妇身上的这件,对不起,不卖。虽然咱是小商贩,但这是我做生意的底限!
顾客:这一千块钱给你,卖不卖?
小贩:……
顾客:再加一千块给你,卖不卖?
小贩:……大哥咱好商量,其实也不是钱的问题啦,嘿嘿嘿嘿……内什么,媳妇!赶紧把衣服脱了给大哥包上,穿着别人儿衣服你也好意思的啊?大哥真是好眼光,这么多衣服就咱媳妇这件最好看,卖回去保准您媳妇儿我大嫂子喜欢!……大哥慢走啊,咱嫂子穿着好再来啊!

3.
老师:您是张小明同学的家长吧?这是您孩子这次考试的成绩,三门儿加起来,还不到100分!这孩子这成绩根本没法毕业。
家长:老师,您别生气,要不您通融通融吧,把分数改改,还是让我家小明毕业吧?
老师:你说什么?你知道吗?你这是在侮辱我!随便修改分数,是对神圣的教师工作的亵渎!是对我所有学生的不负责任!也是对你的孩子的纵容,这样非但不是在帮他,反而只会害了他。
家长:老师,真的就不能通融通融啦?您也是做家长的,也知道可怜天下父母心啊!就把他分数改改吧!哪怕就改成及格让他毕了业呢?您看这个小红包儿这点儿小意思您先收下?这事儿对您还不就是动动笔的事儿?
老师:这位家长!你知道不知道这是犯罪?!如果我这样做了,你是主犯,我就是帮凶!你以为钱可以解决一切吗?!这不是动动笔的事儿,这是我作为教育工作者的底限!
家长:老师,这红包儿里是一万块钱,不多,您平时上课这帮兔崽子没少让您费口舌,注意保护嗓子买包茶叶喝喝。
老师:……
家长:老师,只要咱小明这次能顺利毕了业,钱不是问题,您全家今后的粮油钱咱全包了!咱就是干这个的啊,这不跟那自己家的一样么!
老师:……哦,您就是那个粮油大王张百万啊?嘿嘿嘿嘿……其实也不是钱不钱的事儿啊,关键咱还是为了孩子的前途考虑,对吧?内什么,这次我就先把他这分数改了,咱说好,下不为例啊!这也就是冲您的面子,别人可不成……张哥,您家小明可是个懂事儿的好孩子,平时我可喜欢他了……

4.
局长:刘老板,您这工程也忒糊弄了吧?!这么偷工减料的,整个儿一脆皮儿豆腐楼!要知道这可是在盖教学楼!祖国未来都在这楼里呢!万一出点儿事儿谁负责?!
包工头:局长,您别着急,我这不也没办法吗?包工队儿上下几百口子等着我吃饭呢,不在料上省点儿我不得赔死?
局长:你赔死?你就不顾别人死活了!那么多孩子在里头上课,万一出点儿问题,哪条命不比你这狗命金贵?!不成不成,你这楼必须得重新盖,要不然我也得跟你吃官司!
包工头:别介啊局长大人!大爷!我那亲爹啊!您这不往绝路上逼我吗?您信我的没错儿,这楼啊,说实话料上咱是短了点儿,但我真能保证,没个三五十年不会出任何问题,除非来个大地震,但要真来大地震,铁楼也得塌啊!塌的又不光咱这楼。根本连累不了您!
局长:草!这不是连累不连累我这乌纱帽的问题,而是那么多孩子的生命的问题!你保证你的工人有饭吃,我更得保证我们的孩子有命在!有事了光想着怎么推卸责任,还怎么做人民的父母官?!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这是我当这个国家干部的底限!
包工头:是是是,我的局长大人,知道您爱民如子,知道您两袖清风,但您这么为国为民的,总也得有个回报不是?您说,您勤勤恳恳任劳任怨这么多年,人民是富裕了,但您自己得到了什么?您看您,都累瘦了……咱今儿晚上川温海鲜城,我给您好好补补,您该好好休息休息啦!然后咱赛上海夜总会,今儿晚上都算我的,一直这么照顾我们这些民营企业,我早就感激涕零早就想好好报答报答您了!今儿啊,您必须得赏我这个脸,我专门给您挑了俩大学生,嘿,又勾勾又丢丢,还是雏儿呢!咱来一曲《爱江山更爱美人》,再来一首《得民心者得天下》!怎么样?您爱人民,人民也得好好爱爱您啊!我的大局长!
局长:……
包工头:局长,还有啊,这个折子里啊,不多,一百个,没用您的名字,您孩子出国的事儿我也给办了,咱孩子在米国的一切费用都算兄弟我的,那不跟咱个人孩子一样么?还有啊,等这楼盖好了,您看见西边这几栋了吗?都是您的,您想住就住想卖就卖,但兄弟建议啊,最好还是出租,虽然啰嗦点儿但是细水长流啊咱是穷人啊怎么也得精打细算过日子不是?
局长:行了行了行了,你小子,就会在这上面动心思。你那楼我敢住吗我?好了好了好了,谁让咱们是朋友呢,多大的雷我也得替你顶着啊。这楼你接着盖吧……但是啊,必须得给我严把质量关,要不然出了问题咱都得吃不了兜着走……内什么,哪俩大学生都多大了……

5.
警察:孙子,哪儿跑!早盯你半天了,对不起,你被逮捕了,你有权保持沉默;但如果你有任何疑议,你的话将作为呈堂证供在法庭上作为你的辩护词。走吧你赶紧的!
毒品贩子:警司儿,大爷,您饶了我吧!我家还有八旬老母还有嗷嗷待哺的孩子!我下次绝对不敢了!
警察:早干什么去了!国法无情,你更别怪我无情,怪只怪你不该走上了犯罪的道路。
毒品贩子:等等等等,警司儿大爷,听你口音咱是同乡吧?法律不外乎人情嘛!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看在老乡的情份上,您就饶我这一次吧!我这罪过抓住就得枪毙,我还不到三十呢!大好的生命就这么完结了,大好的青春就这么葬送了,大爷,您就同情同情我,我也是逼不得已干得这行啊!您要给我一次机会,我肯定好好报答您,一辈子记得您的恩德。您就放了我吧!
警察:筛特啊呸!你知道我放了你我就是在犯罪吗?你知道我这等于助纣为虐吗?你知道你这为什么是枪毙的罪过吗?你知道你的毒品能害死多少人吗?!我跟你说就你这样的,用机关枪枪毙打成筛子都不值得让人同情!我能饶你,法律不能饶你!被你毒品害死的那么多冤魂不能饶你!别做梦了,这是我作为一个执法人员的底限!少废话,走!
毒品贩子:大爷,您再最后听我一句话,您看那个保险柜了吗?那是我这几单生意得来的钱,至少两千万,您看这么办行不行,您要把我放了,这钱咱俩平分,怎么样?我知道,您铁面无私刚直不阿执法如山,但您这么出生入死的最后能挣多少钱?现在是什么时代?什么社会?商品社会啊!哪儿哪儿不用钱?就您那点儿工资怎么买车怎么买房怎么孝敬父母怎么养孩子?都知道您是个孝子是个好父亲,但是您要没钱给他们他们能体会您的不易能感受到您的苦心吗?怎么样大哥,这事儿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没别人知道,只要您一点头,你就至少成个千万富翁!到时候还干什么警察?国外咱一起享福儿去了!
警察:……
毒品贩子:大哥,您要嫌少也没关系,兄弟这儿还有一箱子货,路子早铺好了就等那边接头儿了,这单做成了,咱俩的身价又得翻番!您也别不好意思的,您是我的保护伞这钱您拿了一点儿都不亏心!这等于咱哥俩儿合伙做个买卖一样,怎么样哥哥?荣华富贵就在您点头摇头之间啊。
警察:……你小子贿赂我?把我当什么人了?……但我看你还真是个讲义气的人,是条汉子……咱都是在江湖上混的嘛!你是河北的?嘿咱俩还真是老乡,我是柬埔寨的……看在老乡的情份上,那这次就先饶了你吧,别到时候让乡亲们骂我不够意思……内什么,你保险箱密码是多少?还有,那箱子货在哪儿?我俩一会儿从后斜街走,那儿没我们的人,遇见别的条子我就说你是我表弟,你别瞎搭茬,你那口音一听就不是本地人……不过咱说好了啊,平分不成,得四六,你四我六,你知道我担多大风险呢!够义气吧兄弟?

6.
女演员:导演,大半夜的您叫我过来,谈什么剧本啊?
导演:嗯,别急,先喝一点红酒,然后我们深入浅出滴、九浅一深滴谈一谈这场戏中你该如何演绎赛百媚这个角色。
女演员:导演,你的手在干什么?别这样行吗?我是因为你要谈剧本才来的,请放尊重些。
导演:哈哈哈哈?尊重?开什么玩笑?知道不知道干演员这行就得豁得出去自己个儿,要不你永远别想出头!
女演员:导演,你想错了,你也错看了我这个人。我跟别人不一样,没错,我是想出头,但不是想靠你们的潜规则出头,我只想演好每一个角色,而赢得观众的喜爱和信赖,但绝不会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达到这个目的,这是我作为一个演员的基本艺德、和底限。
导演:可能你还不知道你看似成熟其实很幼稚的拒绝,拒绝了什么吧?告诉你,我的上一部作品已经获得了国际电影节的金奖,我上部戏的女主角,对,就是那个走哪儿都晃眼一身珠光宝气去哪国都有静街车队的玻璃娇娃也已经获得最佳女主角提名。知道么?别看丫现在风风光光如此吃香,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吗?丫过去就是一村妞儿,刚被我发现的时候,丫还正跟秀水练摊儿呢。要不是我独具慧眼看出她的可塑性,可能现在丫还在一堆烂布头子里刨食儿呢!但人家确实有比你强的地方,人家就有这个眼力件儿,人家就能深刻领会做导演的意图。瞧瞧现在,一飞冲天了不是?人家现在的片酬已经八位数了我的妹妹,一家人都跟着丫沾光走哪儿都抱着狗跟着保镖,想想你比她漂亮多了潜质有那么好,怎么混得还在剧组里吃盒饭呢?唉?你用的什么洗发水?怎么这么香?
女演员:……这、别、导演……
导演:我怎么了?我干什么了吗?没有啊!咱就是谈谈心嘛……真的,其实有些话我早就想跟你说了,其实我是真心喜欢你,我可不是那种随便潜规则演员的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但说实话,从你进剧组的那天我看见你的第一眼开始,我就爱上了你,这可能就是爱情的力量吧?虽然我都这一把岁数了离过三次婚现在俩媳妇,但我又怎能拒绝如此无法拒绝的爱情呢?我有时候都在自嘲自己的天真,我也深深自责自己的这种欲望,但这些情绪都在我每次一见到你就被抛在九霄云外了……我保证!只要你能答应我、理解我,你就是我以后每一部戏的女主角!我保证,我要全力打造你,保证你一定会成为下一个影后的!你将会成为中国的赫本、褒曼、费雯丽罗伯茨!
女演员:那……导演,您说的都是真的吗?其实我也早感觉到了你喜欢我,我又何尝不一直敬慕您的才华呢?但是这是个是非圈大染缸,我真怕自己不能出污泥而不染啊,导演,真正的爱情和艺术从来都是会被世俗的婚姻所束缚和阻碍着的,我理解您,其他都是假的,我爱表演艺术是真的,我愿意为了表演艺术、为了中国电影界的繁荣娼盛奉献每一份自我……门儿插好了吧?不会有狗仔吧?瞧你猴急的样子,关了灯好吗?俺怕羞……

7
主办方:领导,能在这么风景迷人的地方举办音乐节,真是您为精神文明建设做出的贡献啊,利国利民啊!
领导:嗯,你们这些日子也辛苦了。我四处看了看,都不错,就是我们这音响设备能不能换一换?会计跟我反映说,你们搞得音响灯光和舞台都太贵了,咱经费有限,负担不起啊!
主办方:领导,这已经是最省钱的方案了,就差换成国产的了。这已经是做音乐节的底限了。
领导:哦?国产的怎么了?要支持我们自己的产品嘛!不要过分强调资本主义的东西就一定是好东西!老用舶来品,那我们的民族企业怎么搞得好?换成国产的,就这么定了。还有啊,这些乐队价钱是不是太高了?他们凭什么要那么多钱?电视上也没见过他们嘛!怎么有的还得坐飞机来?还得住宾馆,当天来当天演当天回去不行吗?我去省城开会也没这个待遇嘛!
主办方:这个没办法领导,跟人家谈的时候就是这么谈的,演出费和演出条件太差的话人家不来。这也是人家的底限了。
领导:什么底限?!这是为人民服务的态度吗?!当年那么多艺术家慰问抗美援朝的志愿军的时候谈过什么底限?有的把命都丢在了那里!条件不比现在苦吗?我看也没人跟国家谈过底限!这么办,过一个数儿的一律不请,找几个便宜的来,最好吃住行自理的那种,观众看什么不是看?还有媒体以及演员的住宿和伙食,一律减到最低标准的,盒饭里居然还有肉,太不象话了!我就烦这个现在是不是个人都把自己当明星当腕儿的,我还真就不乐意惯他们这大腕儿毛病!住宿三人一间就好、车马店更佳,能不能洗澡没什么吧?出门在外还怕这点儿苦算什么人民的艺术家?算什么人民的新闻工作者?
主办方:这……不成吧领导,要这待遇的话那媒体和演员谁还来啊?我这么跟人家说我怕没人会来演出和报导,那我们还怎么搞音乐节啊?人家可以吃苦,但也得有个底限不是?
领导:你傻啊,你不会先把条件说得好点儿吗?把哪儿哪儿都夸成一朵花儿似的,来了还由得他们吗?这帮人平时娇气惯了,还真就得来咱这穷山僻壤鸟不拉屎的地方忆苦思甜一下!对了,咱就把这个音乐节搞成个“忆苦思甜慰问革命老区”的音乐节,多有意义!
主办方:……
领导:还有音乐节这几天的门票、还有这这这这物价,为什么还不提高上去?搞音乐节是为什么?为什么让你们在我们这里搞?不趁着这时候让我们地区的老百姓脱贫致富还等什么时候?这音乐节还有什么意义?我们搭钱让全国人民来免费旅游来了吗?
主办方:已经有了适当的调整和提高,但是大幅度的抬高物价会影响咱音乐节在观众中的口碑和声誉,我怕的是影响观众的数量,再说观众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观众也有观众消费能力的底限。
领导:你别老跟我底限底限底限的,火车上的东西怎么就得比平时贵?群众的消费意识是靠我们来带动的嘛!我问你,你还想不想搞这个音乐节了?!
主办方:这看您说的,我当然想了,这也是我们的底限。
领导:既然想搞那就按我说的办,又不是你们一家想搞。我们的底限就是为县为民,能省则省,就这么地了!
主办方:好好好,一切都按您的底限来办……

8.
摇滚乐队:老板,把我们哥儿几个约来不是光为吃顿饭吧?有什么就直说。
唱片公司老总:呵呵,搞摇滚的说话就是爽快!那我就开门见山了,最近你们乐队挺火的,这是有目共睹的,我们公司想跟你们谈谈合作的事儿。
摇滚乐队:签约?
唱片公司老总:嗯,只要你们愿意跟我们公司合作,我们将全力打造你们乐队,其实啊,听着真人我也不说假话,这也是个双赢的事儿,你们需要有更大的市场发展,市场也需要你们这样的好乐队,何乐而不为呢?这里吧,只需要你们在音乐的风格上更靠近些主流,不过这个也不必大家太操心,哥儿几个形象也都不错,公司会专门有团队为大家量身定做我们希望看到的风格的,从形式到音乐,我们只需要一次更准确的定位和改造就可以了。
摇滚乐队:呵呵,老板,您可能光知道我们现在有点儿小火,但真没怎么听过我们的音乐吧?咱也实话实说,谁也别耽误谁。我们给您挣不了大钱,我们也知道自己的市场有多大,我们就是一支摇滚乐队,摇滚是我们的根本,摇滚是什么?自由和反抗!虽然,我们也希望有更好的发展,但是您看现在这市场都烂到什么程度了?电视上成天放的那些靡靡之音就是市场吗?我们是喜欢钱,没钱也难以立足这个社会,但是,钱不是万能的,如果为了钱就让我们放弃对不公正的反抗和对自由的追求,那我们宁可去做别的,您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我们真不能跟那些春晚主牛歌星们一起同流合污,那等于玷污了我们的灵魂。这是我们的底限。
唱片公司老总:呵呵呵呵,先别走先别走,先坐先坐。哥儿几个是有气节有灵魂的艺术家,我能看出来,我也深表钦佩。没错,钱不是万能的,但谁说过来着?没钱却是万万不能的!对吧?我不是倚老卖老,从前咱也摇滚着呢也执着着呢,你们的心思我都理解因为咱都这么过来的!但我粗粗地给哥儿几个算个小账啊:别说别的,就哥儿几个每人这几件儿乐器没个大几万下得来吗?我是不了解你们的音乐,但是我太了解你们的市场了,你们平时能怎么着?也就能在酒吧演个出吧?一次能来多少人?二三百顶了天儿了吧?这里还不算那么多打着朋友的名义蹭票进来的;你们一张票能卖多少钱?五六十还能再多吗?就算你们现在比别的乐队还强点儿,一场下来能挣个一万块钱吗?就算能挣这么多,刨去酒吧分成人吃马喂车费路费,你们是5个人吧?分到每个人手里能超过两千吗?再说了,现如今这观众这么难伺候劲儿的,看什么看多了不腻?你们能一个月在北京演两场吗?别说一个月,就算你是那谁,你能一年开一个演唱会就不错。再说,说这个哥儿几个别不爱听,你们能跟他老人家比吗?他老人家的市场可不光摇滚青年啊,更多的其实还是大众,那是时代造就的难以复制的辉煌。说实话当时也就是国家不知道摇滚这玩意儿是怎么回事儿再加上西北风当时刮得呼呼的,要不然能不能有这个市场咱还真得两说!你们想想,你们在北京一个月的挑费有多大?房租水电路费排练费吃喝拉撒每个月没个三两千能行吗?可你一场才挣多少啊?入不敷出啊!没错,你们是能巡演去是能去外地挣个钱,但他妈火车一响黄金万两光搭在路上还有旅馆就得多少钱?你们人还这么多,搞民谣的都不敢说全国着一圈下来就不赔!再者说,你们的音乐反抗这个自由那个牛鬼蛇神群魔乱舞的,去哪儿演出都只能给人家找麻烦,还指望谁会宣传你们,更别说支持了,找死呢?电视上永远不会看到你们的身影,任你满腹经纶满身才华满腔热情,根本就没多少人知道你们这一号!你们写那么多有艺术价值的歌儿给谁听去?你说我说的是不是这么个理儿?
摇滚乐队:……
唱片公司老总:但跟我们公司合作了就不一样,我们只是希望你们能在原有的音乐上做一些改动,更靠近大众更靠近市场有什么不好?你们写歌儿的目的不也是给大众去听的吗?博爱一点嘛,真正的艺术家胸怀应该更宽广一些嘛!每天吃馒头啃咸菜地不就为了出人头地吗?如今机会来了,你们反而因为自己愚蠢的固执要放弃,我真的为你们可惜……摇滚精神,我也理解,固然可贵,披头士牛逼吧?那不也是先得到了大众的认可才那么摇滚的么?脑子要活一些嘛,曲线救国嘛!等你们成了明星大腕儿,别说搞摇滚了,你舞台上骂街吐痰人家都觉得你摇滚!你们全家都摇滚!再说你们想想,多少前辈老师,可能这里面还有你们的老师,不都早看开了么?该上电视上电视该上春晚上春晚该做广告做广告该假唱绝对不真唱,你们就比人家矜贵比人家艺术?只要我们现在稍稍变通一下,这可不是妥协啊,这是为了我们更有实力去做我们的艺术,是更好的坚持!活着就是最大的反抗嘛!到时候真的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你们会飞得更高哒!对吧?!
摇滚乐队:嗯,其实吧,我们也都不是不开窍的主儿,但是啊,主要之前我们跟歌迷把话说得太绝了,一辈子不妥协什么的,把摇滚精神进行到底什么的,就怕观众们难以接受我们的改变……
唱片公司老总:观众?哈哈哈,那不就是笑话吗?你不能跟着观众走,你得牵着观众的神经走,你们风格变了怎么了?谁能限制咱对自己风格转变的自由?咱找媒体啊找几个枪手来几篇儿稿子狂轰乱炸各大网站刷一遍,各大电台排行榜天天都咱的歌儿,我就不信赢得不了更多的观众!原来那些死硬不开窍的观众就由他去吧,人微言轻的也掀不起什么风浪来,咱这其实还是为扩大摇滚乐听众群做贡献呢!再说你们这不是妥协啊!是更华丽的转身是毛毛虫向更美丽的蝴蝶的蜕变啊!
摇滚乐队:前辈说得有理,听君一席话胜喝四碗粥,内什么,老总,合同带了吗?


-----------------------------------------------------------------------没有底限的分割线--------------------------------------


妓女:这活儿我不能干,我只能一对一。
嫖客:什么你不能干,以为老子没钱吗!瞧,一颗!
妓女:对不起老板,这事儿俺真不能干,谁能干你找谁去,反正俺是不干,这是俺的底限。
嫖客:靠,一个鸡还TM讲什么底限?不就是嫌钱少吗?再加一颗!干不干!
妓女:您再加多少颗我也不干,您找别人吧。
嫖客:老子还就看上你了,这是TM两方,干不干吧!
妓女:对不起您,我说过了这种事儿给我多少钱我也不干,谁愿意干这畜生干的事儿您找谁干去。
嫖客:靠你&&……#¥¥……&×(,你骂谁是畜生?我今儿还就得让你干,不然你别永远想干了!要不就拿了这个钱就老老实实伺候爷几个,要不就跟我这把枪说话,我就不信一个野鸡还能让我没了辙。
妓女:虽然咱干的是下贱事儿,虽然俺就是一个妓女,但您也没高贵到哪儿去,为了生活俺可以当婊子,但俺不是什么下三滥的事儿都干的,你就是嘣了俺,俺也不干,今儿俺这牌坊还就立定了,这就是俺的底限。

  评论这张
 
阅读(1747)|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