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新社会

 
 
 

日志

 
 
关于我

我是赵荒唐,冀州保定府人,久居北京。七零后,捌零前,文艺活动爱掺和者,常年经营一枚摇滚乐队名曰“耳光”。性别男、爱好女、喜交友、好独居,静若处女,动若处男,胸怀万丈报国志,身无一分零花钱。自由精神推崇者,爱上层建筑,其实更爱物质基础,爱伟大文艺,其实更爱小道消息,各种门事件的忠实观众。 耳光乐队: http://www.douban.com/artist/slap/

网易考拉推荐

欠揍(一)  

2010-08-09 14:40:29|  分类: 红楼荒唐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北郭之事闹得四方八面沸沸扬扬,一时之间众说纷纭,挺郭者大有人在,灭郭者一直也未消停,挺郭者大多来自民众,灭郭者多是官方口吻或者从小五讲四美三热爱的正义之士,如同正规军遇到杂牌军,这要拉到战场上,非得是一场大战役不可。当然,明哲保身、隔岸观火的人还是占大多数,有人是不愿意裹乱,有人是暂留一手看事态发展、好为以后因势利导做准备,这事儿作为俺们摇滚门的人来说,本来最不该瞎掺和,本来就跟俺们这种上不了台面儿并随时被提防的绿林草莽们没神马关系,我们不会因为郭赢而多5MAO的演出费,也不会因为国赢而少5MAO的“关注”度,但这貌似新闻其是阳谋的太主牛而非八卦事件,给每一个从事良心艺术的人都敲响了警钟,警钟长鸣么!

       数年前,郭在草莽,郭在江湖,应该说,那时候,四处跑码头只为求口嚼谷的老郭,嘴比现在还毒还狠,骂的范围岂止是部分记者?一次专场后的返场小段儿,老郭从JING CHA到导演损了个遍儿,当然,那也不是老郭原创,而是网上摘录的段子,那段子来自民间,肯定是网民根据一定的真实的社会现象自发总结的,所以老郭对着有同样感受的观众说出来后,叫好声由衷,叫好声一片。那时候的老郭也不似现在全国闻名,并且久报怀才不遇壮志难酬之心,所以才借当时并不火爆的德云社一方之地直抒胸襟扬眉吐气。之后并有延续,当然老郭的立场就是跟主牛相声界较劲,有才者难求温饱,无才者久霸一方,我不服!这就是老郭压抑多年的心声,所以也才有《我要上春晚》、《论相声五十年之现状》等抨击主牛文艺界、相声界并且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作品。普遍老百姓总是爱听实话的,再加上草根儿相声本身幽默夸张的艺术魅力、再加上老郭厚积薄发的功力、再加上一些媒体的支持和买账、再加上当时正大肆崛起的网络传播、再加上当时人们对草根儿明星的关注(我记得老郭和春春是在同一年火的)、再加上好多年确实也没任何动静的主牛相声界确实除了打压非主牛相声再没任何别的动静,所以老郭在一夜之间顿时火爆了京城,并且燃燃至全国至火得一发不可收拾,再到今天的被收拾。

       纵观老郭的成功与发展,那确实是血和泪的成功史,但是,让他成功的究竟还是他这张嘴,让他屡次官司缠身包括招致这次大麻烦的,还是这张嘴(当然荒唐哥这嘴也是招事儿的嘴)。嘴除了吃饭喝水的功能,还会唱歌说话,有人用嘴唱高调,有人用嘴说闲话~嘴会说实话,也会说假话,但人的话,很多时候真假难辨,因为除非当事者,其他人听话听音也只是在猜而已。但是,透过现象看本质,从股票行情就能看到国民经济,从菜市场就能看到时局zheng zhi,从街头巷尾老百姓的议论就能了解国家大事,同理,从可笑的春晚就能知道老郭抨击的主牛相声是不是可笑,从监控录像就能看出来那记者是不是真的滚了下来,从他没滚非滚、拍了非说没拍、破门而入非说请君入瓮的悲苦严肃声明就能知道谁在说谎!

      以下发表一些赵荒唐的观点,嗯,这里的赵荒唐只是博客里扮演的赵荒唐,与生活中的赵荒唐以及赵荒唐本人无关,特此声明!

      首先我觉得啊,不,赵荒唐觉得啊,被打那个记者伤势“严重”,连吐带喘的,表示同情,并且人家一个劲儿地宁可挨打也保护住了国家机器……不,国家的拍摄机器,堪称敬业!但是……我这里想说的是,您,您是一文娱记者吧?您一文娱记者装什么公安?还一嘴一个“调查取证”,知道那不是你们单位该干的事儿吗?公安局法院通缉逃犯还得敲门你好出示证件通缉令逮捕证才能办案,如若证据确凿遭遇暴力拒捕才能武力以擒之,否则就是私闯民宅。这要在美国,打你是轻的。纵使你是某某电视台的人,你是国媒机构的人,你就本应更该知道基本宪法,如果别人不敲你家门破门而入说:你好我是开封包青天,铁面无私辨忠奸,然后对你咔嚓咔嚓猛拍一气我就不相信你就愿意束手被拍,更何况前边强调了您还不是包青天,更何况您还一直在偷拍,既是光明正大的工作,你为什么要偷拍呢?究竟还是人民内部矛盾吧?你以为你是深入虎穴深入土匪窝子的杨子荣吗?圈占绿地,这事儿让人家法院去处理多好!然后人家处理完了开庭审理宣判了,老郭作为文娱名人,您确实可以在人家允许的前提下采访一下人家官司输赢的感受,这无可厚非,但我真觉得你们干的活儿太多了!再说我觉得人家司法部门肯定比你办这种事儿效率高吧?起码比你名正言顺吧?一文娱记者都能办法院该办的事儿了,您也太万能了!文武全才啊?超人吗?超级男生吗?SuperBoy吗?你还拿咱国家执法机构当盘儿菜吗?

       说白了,你们真不是撑的,我们都知道即便是国媒现在也都拼个收视率,就跟博客网站也要拼个点击率一样,构成收视率、点击率的要素之一就是“唯恐天下不乱”,不信你看我这篇博客要是被登上博客首页编辑们肯定给我换个标题,诸如——耳光乐队:偷拍郭宅记者你就是欠揍!所以俺还不如直接把标题改为“欠揍”。这里必须给记者们喊个冤,这种事儿其实真的不怪他们,他们也难啊,他们也得吃饭啊!但是,拐卖妇女儿童的人也得吃饭,并不能因为这个就成为了他们犯罪的借口。本来搜集八卦这样的行为,个人认为就是助长全民的无聊性和劣根性的事儿,国媒作为DANG的喉舌,该告诉老百姓怎么关注高素质的文艺文化社会生活,而不是成天在人家炕头裤裆里挖点击!收视率点击率这些任务指标下达到各个栏目组,然后就会出现化装成福尔摩斯的此周君,英雄虎胆地深入私人禁区做了一些欠揍的事儿。YAN ZHAO门那事儿,人家冠希们乱不乱是人家的事儿,作为公众人物对民众造成了不好的影响人家该道歉道歉,但说句内什么的话,人家也不是自愿被曝光的,人家也想自己没事儿偷着乐!说句内什么话,这还是一个个人隐私权的问题,而曝光了这事儿把这事儿发布在网上的人依然是属于侵犯了别人的隐私就该赔偿道歉甚至法办,但为什么目前我所看到的新闻就是打人者道歉并且被拘留了而私闯民宅者的人却还一个劲儿在那儿哭天喊地不依不饶呢?!我就纳了闷儿了,同样是一个中国,对待这种行为的差距咋就这么大泥?!你顶着国媒的帽子就能为所欲为知法犯法吗?对了,你要求别人对你动粗哇啦哇啦大吐小哭的时候,您知道自己也犯法了吗?清乾隆年间,乾隆为修宫殿而动用了明陵墓地的木材,被刘罗锅弹劾一本“偷坟掘墓该斩立决!”,才有乾隆明巡江南暗带枷锁自我发配的传说。虽是传说但这说明什么?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反之,民心怎服?!何况,您还真不是王子......

       同是法盲的我百度了一下,《刑法》第245条规定:非法搜查他人身体、住宅,或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宪法》第三十九条的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住宅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搜查或者非法侵害公民的住宅。即公民住宅的不可侵犯是公民的一项基本权利,与公民的人身自由、人格尊严等权利一样同等重要,同样受法律的保护。基于此,我国《刑法》规定了“非法侵入住宅罪”,构成此罪,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司法工作人员滥用职权构成此罪的从重处罚。非法侵入他人住宅,尚不够刑事处罚的,处15日以下拘留、200元以下的罚款或者警告。

       我理解这段话的中心思想就是:私闯民宅是犯法,司法工作人员如私闯民宅,知法犯法罪加一等!但是,结合此事想想也确实有漏洞,这里没特别指出:记者不算!记者可以随便!那宪法是不是要加上这么一条:私闯民宅要判刑,司法人员私闯民宅罪加一等,括弧,记者除外,再括弧,娱乐记者更除外,如遭遇房主袭击,房主该被法办,记者尤其娱乐记者私闯民宅不算犯法,还得被赔偿。那我们以后在家待着的时候得注意了,碰见破门而入者,也甭管人家是不是丝袜罩着脸蒙着面拿着大刀红缨枪AK47什么的,先得问一句:汝是歹徒乎?如是,请投降,不然吾可杀汝之!汝是警察乎?汝是,请出去,不然吾可反抗揍汝之!汝是记者乎?如是,请随便之,请随便采之随便拍之,如到汝自家一般,不然吾可被捕之......那看来,家里很危险,待着需谨慎!那看来,最安全地方的还是大街,全国上下将出现大晚上老百姓有家不敢回、集体逛大街的场景(可能从某方面来说能促进全国夜晚市场经济,靠,大功一件!)。再比如,要是有不法分子化装成记者私闯民宅怎么办?记者又没有标志性的打扮,挎个相机就像,甚至拿个塑料皮儿的笔记本儿就象,那要是收电费的怎么办?全国有记者证的“记者”又有多少?记者证就不能伪造吗?哎呀,我真为法律头疼。

       说到这儿,我又得话锋一转,必须沉痛地套近乎地替记者们再次说句话:跟老郭一样,我也有很多记者朋友,我也知道他们冲锋在各方面第一线的不易,这里有献身精神的人大有人在,但是打人事件这事儿的发生,归其究竟还是因为双方法律意识都淡薄造成的,打人确实也不对,因为这种情况下,应该采取的方式就是报警。毕竟这是在中国,不是人人都可能持有枪械等武器的,中国人最有人情味儿嘛!尤其我猜测郭的弟子肯定当时也能洞察出来对方身份了——除了偷拍挑事儿并没有对他有直接的人身肉体或财产伤害和侵犯,这孩子脾气爆上来就一顿拳脚,我觉得防卫有些过当,这的确也是法律意识淡薄的表现,不像我,还可以百度一下法律法规;而周氏记者据说是咱军队培养的人,即便不是,也是具有高素质的国媒的人,法律意识也该那么淡薄吗?这就说明,无论军队或国媒教育出来的他自己讲话“有素质”的人,还是出身市井的郭的弟子这样的平头百姓,我们国家的公民,法律意识普遍淡薄,这跟我们国家的普法教育工作的失败有着直接的关系。

       此事一出,被打人所属单位义愤填膺,要求道歉,也道歉了,但郭的嘴又招了祸,尽管他一再强调针对的是部分记者,但依然惹怒了全国媒体,纷纷声讨要其道歉并下课。然后最高大台站出来,虽未点名,但暗批:这让人想起最近几天,我们视线当中的另一位文艺界的公众人物,他的徒弟动手打人,他自己则用骂人的方式为徒弟张目撑腰。在这个行业的精华与糟粕之间,他留下了糟粕;在这个行业的正气与江湖气之间,他选择了江湖气;在个人的私愤和公众人物的社会责任之间,他习惯性地倒向私愤。在我们身边更多的公民面前,这位公众人物如此的庸俗、低俗、媚俗的表现,是多么的丑陋。嗯,我认为,郭为徒弟的撑腰确实是草莽江湖的,但大台如此态度是不是也在为某某地方台撑腰呢?我只想公正公平的说一句,纵使把以采访为目的未经许可进入私人禁区的记者打了是犯法(郭说的合理推搡我觉得的确是护短),但是国营媒体采访程序的混乱,该有高素质的人法律意识淡薄,确实是造成这个事件的直接原因!大台此举,无疑是在误导老百姓的法律认识,只强调了明星该起的模范带头作用,但忽略了作为一个普通人该有的法律常识。记者怎么了?记者这个职业跟所有为人民服务的职业一样,有其该有的职业尊严,也有其更该有的职业道德!不管谁发话,我依然认为,私闯民宅和非正义目的偷拍,都是龌龊的行为,打了活该!

       这个话题说完了,那我也模仿老郭的口气声明一下:咱就事儿论事儿,我只是针对此事发表看法,这看法只是针对记者周某和德云社某彪之间的打人事件,并不针对全部记者队伍或者全部相声、文艺队伍,奉劝看后蹿火者谁也别往自己身上揽,简约说:我跟大部分人观点一样,记者私闯民宅无理在先,郭家人防卫过于冲动在后,而很多不该有偏向语径的言论只关注后者的打人我觉得是不公平的,同理,郭的徒弟或者我自己,要是私闯民宅,也是属于触犯法律,如果被“合理推搡”的话,也是活该。

       当然关于这个事件,我还想说的重点还并非这些,个人认为此事件只是中国文艺现象的一个表面,下文我再着重写写关于这事儿,引发我的对中国良心艺术和国营艺术的一些观点。

       这是耳光台记者8月9日为您现场冒挨揍危险为您报道的,谢谢可怜,不,谢谢收看。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751)|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